關閉

第四百五十八章 出兵

大魏王侯

作者:淡墨青衫 | 2019-10-12 13:46:51

  “另外有備用長矟五十支,弓十柄,大橫刀二十,盾牌十,鎧甲十。”張軍需笑道:“這些就是在輜重營里,你們都的數字是這樣,不過要是打了硬仗,苦仗,當然還是能申請多撥付下來。”

  盧文洛點了點頭,面色相當凝重。

  身為武夫,戰士,他當然是希望打的硬仗越多越好。身為武官,也是希望能立下更多的戰功。

  比如拔城之時,先登就是首功,沒有別的話可說。

  先登之人,十人要死九個,武藝極好,身手極佳之人還得是運氣逆天,才能在城頭僥幸活下來,破城之后,軍功方為第一。

  如果是以袍澤兄弟的角度,盧文洛當然不希望自己的麾下弟兄,經歷九死一生的戰事。

  這是矛盾和兩難之處,也是一個戰士轉為軍官的必經之路。

  張軍需不太理解這些,只是順口一說,當下又接著道:“磨刀石一百,小刀一百,行纏一百,備用水囊一百,糧石千石,熏魚,肉千斤,罐頭三千個,這些也在輜重營,就不先下發了,但你要簽字入帳。”

  至此時,包括綁腿在內的所有軍需物資算是點算清楚了,馬匹和馬車,還有很多工具已經直接下發,或是已經在使用,而更多的糧食,比如千石糧食,其實都是已經蒸干了的精糧,只要稍微加熱或是拿水煮一下就能吃,經過多次工序將米蒸熟,經過晾曬脫水,不易腐敗變質,千石精糧,一百余人每天要吃的糧食是定為主食三斤,早晨和晚上各半斤,中午兩斤,對這個年頭的壯年漢子來說,這個定量其實還偏低了。

  農人在農忙期,一天吃四斤到五斤主食才是正常的食量。

  府軍將士的定量偏低,是因為有大量的葷腥,每餐正餐加早晚,每天定量是四兩肉食,每天還有一小勺油的定量,油水和葷腥充足,主食的攝入自然就可以減少了。

  “全部收訖。”盧文洛笑著簽押,他的字當然是歪七扭八,不成模樣,不過軍中漢子,能讀書寫字也是因為軍隊辦的掃盲班,很多人原本大字不識幾個,更不要說寫字了。

  “未知何時起動兵馬?”張軍需官隨口匆匆一句,這是近來軍中最常說的一句話,說完之后,也不等盧文洛回應,便是抱拳一揖,笑道:“第一都交割完畢,底下還得去第二,三等幾個都,都是在下的職責所在。”

  “張兄去忙。”盧文洛抱拳還禮,看著軍需官匆匆離開。

  在盧文洛身后是一個都的地盤,大約占地十余畝,其中大半的地方是裝了圍欄的馬廄。

  六十匹雜馬,真的是如姓張的軍需官所說,大半是五六歲左右的青壯馬,也有十來歲的口的雜馬,還算是在壯年,要再過幾年,才算是老馬。

  馬的年歲,主要是看口齒,看牙齒磨損的情形,再看幾處細節,很容易就看的出來馬齡。

  在馬欄兩側是豎直的帳篷,牛皮或是鹿皮所制,大半是鹿皮。

  一個都一百一十多人,用帳篷卻是二十余頂,除了住人的帳篷外,各種鐵器,糧食,肉類,魚,罐頭,軍器,這些物資也是放置在帳篷之中。

  扎營之時,先修馬廄,最少也是用木柵圍成一個空間,上搭油布,這是最簡單的馬廄。

  然后拉展開來布制馬槽,倒上精料喂馬。

  六十多匹雜馬,顏色各異,都在馬欄之中靜靜而立,它們知道開飯的時間,現在還不到時候,所以并不急燥。

  馬槽是展開的,放了一些干草,馬每天有大量的時間用在進食上,它們不緊不慢的吃著干草,象是在消磨時間一樣。

  戰馬金貴,雜馬的價值只是戰馬的十分之一,但養起來也是相當的費時費力。

  需要喂養精料,除了喂料之外,每天還得喂幾個雞蛋。

  否則每天拉車行走,喂料不足,吃的不好,幾天之后就開始掉膘,十天之后就會有雜馬開始死亡。

  就算吃的好,只要用的狠了,雜馬也會死亡。

  比如就打十來天仗,行程千里,可能就死幾匹馬。

  如果是轉戰幾千里,比如是從福建路到京師,一路走走打打,半年之后,這六十匹雜馬能活下來一半,就算是養的相當不錯的成績了。

  平時還得打磨蹄鐵,去除馬蹄里的雜質,用清水給馬涮洗,否則馬容易生病,這些事情都得隨營的雜役來做,戰兵們有空就休息,打磨兵器,測試弓力,練箭術,或是器械對練,就算躺著不動養養力氣也是好的。

  四周陸續傳來馬匹嘶鳴,也有毛驢的昂昂聲響。

  每都六十余匹馬,加上輜重工兵營的大量雜馬,就算東藩的中山王府是一直購買戰馬和雜馬,馬匹數量也是相當的不足。

  另外還有大量雜馬用來耕地,只能調用一部份,不能全部帶入軍中。

  耕牛的購買相當不容易,鄭氏開發之初,也曾想大量購入耕牛,結果發現有錢也買不到多少。在北方耕牛數字遠超南方,在當時整個福建也買不到幾千頭牛,有錢也是徒呼奈何。

  東藩的購買計劃,得益于海路暢通,貿易繁盛,從北方,兩浙,荊湖南北,從各地都買來耕牛和雜馬,加上從北方購得的大量戰馬,還有天方種、馬,這才有現在欣欣向榮的局面。

  就算如此,一都六十余匹雜馬,加上報信傳令用的戰馬,仍然是有大量的缺口,不得不用騾子或毛驢來頂替,第一都是最精銳的一都,類似盧文洛這樣的強者比比皆是,所以配給不僅全部是馬匹,而且都是青壯口的雜馬。

  盧文洛掃視了一下四周,心中感覺相當滿意。

  雜馬的用處很大,各人的隨身物品,吃食,兵器,雜物,帳篷,都是放在馬拉的大車上,有一些隨用的兵器,比如長矟,箭矢,步弓,沒有戰事只是在行軍的時候,背在身上太過累贅,有充足的運力,有的物品放在馬車上,有的物品放在雜馬上隨手牽行,兩匹馬放置一隊的兵器,相當合適。

  有了這些雜馬,各人在行軍時可以保存體力,上戰場時的狀態就更好!

  此外有人受傷時,各都,哨,隊都有隨行攜帶的藥品,清創止血的第一步治療,可以不等醫官到來就自己先做,有一些傷勢,早治幾分鐘時間,最后的結果可能就完全不同。

  點驗完畢之后,盧文洛也是長吁口氣,伸手按了按臉。

  這種事情,比披甲上陣,殺上十個八個敵人,還令他感覺疲憊。

  “總算他娘的做完了。”盧文洛還得負責將物資分發,第一都有自己的軍需吏,也是一樣抱著卷宗,由盧文洛簽字分發,下頭的哨官們也是簽字具結領物,點算清楚后,各種軍糧器械就算分發到位了。

  “咱們第一都是快的。”一個

  本章未完,點擊[ 下一章 ]繼續閱讀-->>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錄  (快捷鍵:→)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強烈推薦 |新書推薦

網站地圖
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。

Copyright © 2019 新墨壇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錄下載收藏推薦報錯
江苏11选5历史开奖